“围剿”科技股 多空对决剧烈

“围剿”科技股!

美团股价腰斩,腾讯近两月市值损失过万亿,去年上市的快手跌出新低。从全球视角来看,短期内科技股还有投资前景吗?

科技股在2020年疫情暴发时成为表现最为突出的板块之一,稳健业绩是胜出的关键,甚至不能否认疫情助于业绩增长,疫情后的宽松流动性更加剧了资金的投机。

风水轮流转,尽管科技股最新季报的业绩仍然蓬勃向上,但科技股已不再被许多投资者青睐,机构背后做空理由各有不同,对于投资者来说不容忽视。

盈利兑现

增长预期乐观

在全球多个国家面临经济封锁时,只有网络科技可以保障在家也能工作及娱乐。一些科技公司的盈利不但没有受到影响,反而因为远程办公、网络购物获得了跨越式发展机会。宅家经济兴起,个人电脑、平板和游戏机的出货量在过去一年里飙升,并带动上游芯片和电子行业受益。

阿里巴巴近三年表现最好的时段就是去年4月到10月,上涨近60%;美团去年最高上涨超过4倍;在线视频娱乐公司奈飞从去年3月前就开始上扬,并在今年1月创下历史新高。进入后疫情时期,科技公司基本面并没有出现陷入困顿的窘迫境界。由于疫情所培养的习惯可能会成为消费者的习惯,如因为疫情而抬高的网购率,可能会一直利多相关科技股。

不过,从逻辑上来讲,市场担心部分个股表现难以持续,如经济重新开放后,那些受益于经济封锁的个股不再获益,恢复正常的工作和生活后也不再需要用到“居家科技”,这一块受到影响最大的即为互联网服务。但从部分巨头的业绩表现来看,全球电商巨头最新一季度增速并没出现明显下滑,即使考虑了去年受疫情影响的基数效应,收入也呈现较快增长势头。

Wind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阿里巴巴集团营收增长64%,电商作为核心业务,该业务营收增速高达72%;2020财年的集团整体营收增速达32%。亚马逊也不例外,2020年营收增速37%,一季度的营收同比增速达43%。

半导体和手机等移动设备公司则面临着不同的周期。因为华为全球出货下降,收割了其全球市场份额的苹果已将这一利好兑现,今年一季度,营收同比增速达54%,创下近年单季增速最快的纪录。其中,大中华区营收为177.28亿美元,同比增长87%,为全球增速最快的地区。

不过,全球手机出货已经放缓,去年整体表现也不如平板电脑和游戏机等设备。苹果截至去年9月的完整财年内,营收增速仅为5%,略高于此前一年的营收下滑状态。

受益于比特币和全球芯片及显卡供应短缺,台积电 、英伟达和中芯国际均处于供不应求状态,市场前景更为乐观。最新季报显示相关公司营收还在增长,中芯国际一季度营收大增23%,台积电增长16%,英伟达同比增5%。

另一增长前景可观的是新能源汽车。全球对环境保护的空前重视,碳中和政策刺激下,新能源汽车需求激增,在2020年经历了“飞黄腾达”。特斯拉在中国设厂后解决了产能问题,2020年不仅首次实现年度盈利,今年一季度营收为103.89亿美元,较去年同期增长74%,连续7个季度保持盈利。

做空理由一:

估值高 股价疲状尽显

即便有良好的业绩作为支撑,甚至部分子行业的盈利前景还有提升空间,科技股也没有了去年一样的走势。从全球范围来看,美股科技股从去年下半年开始进入横盘状态,疲态尽显;港股科技股在今年2月冲高后,股价快速回落。

苹果公司股票自8月就进入箱体震荡,股价从今年高点跌落10%;供不应求,业绩看涨的台积电去年上涨60%,今年从高位回撤17%;腾讯控股在今年2月份创下新高后,回撤20%以上;特斯拉去年飙涨7倍以上,今年高点回撤幅度达33%;美团股价去年最高飙涨4倍,今年从2月高点直接腰斩。

科技股的业绩还处于成长期,阻碍科技股的一大原因是现有的高估值。以滚动市盈率计算,现在全球高过60倍的主要大型科技股就包括了亚马逊、科大讯飞、英伟达、宁德时代等,美团估值仍高达惊人的265倍。

值得关注的是,部分AH科技股的估值出现较大差别。中芯国际港股估值在30倍左右,但A股的股值高达89倍,估值差异决定了同一只股票在两地市场的表现不同:中芯国际A股今年下跌3%,港股上涨7%。

做空理由二:

通胀预期杀估值

高估值最担心债券收益率抬升,打压市场整体估值。随着全球经济复苏,需求旺盛而供应紧张,短期通胀迹象明显,不断膨胀的加息预期击中高估值的命门。4月份,美国消费者价格指数同比上涨4.2% ,高于3月份的2.6% 。中国的工业品出厂价格正以3年多来最快的速度上涨。“通胀无牛市”。在通胀预期强烈的背景下,市场担心流动性收紧。在全球流动性拐点到来之前,这些高估值个股看起来不再那么美丽。

近期价格不断攀高的大宗商品也在给科技股施压。大宗商品价格走高,一定程度上反映的是“基数效应”,如目前油价和2019年差不多,却比2020年4月高出272% 。但从动态趋势来看,全球商品上涨势头还没有放缓。大宗商品和科技股之间存在着一种反向指标,以纳斯达克代表科技股,用该股指与路透商品指数CRB之间的比值来考量两者之间关系就会发现:一旦商品价格开始起飞,就是科技股走弱的开始。

从2020年11月起,纳斯达克/CRB指数已经触顶回落,并继续走低,这极有可能意味着科技股已经度过拐点,趋势向下。上一次该比值开始掉头向下正值科技股泡沫时期,该比值在2000年触顶后,一直到2016年才重新回到该高位。

随着投资者转向大宗商品,触顶掉头可能会再次发生。高盛认为,新一轮大宗商品超级周期已经开始。甚至有人开始担心,大宗商品恶性通胀超级周期的开端已经到来。如果大宗商品持续繁荣,通胀预期难以遏制,那么科技股的疲弱情况可能会继续下去。

实际上,不少有高杠杆参与的科技股已被戳破泡沫。美股最近就上演了一例高杠杆破裂事件:因为对冲基金Archegos爆仓,连累了一系列科技股,百度从今年高点下跌幅度达到了45%。有投资人认为,科技股高估值叠加杠杆吹大的泡沫,风险防不胜防。

做空理由三:

反垄断成为最大不确定因素

影响科技股的另一大不确定因素是:全球范围内,反垄断的大棒已经高高举起。

科技行业的“赢者通吃”模式,将消费者信息的所有权集中在一小撮极其富有的电子商务和金融科技企业家手中。这种层级的信息垄断,甚至有可能超过国家机构对个人信息的掌握程度。同时,垄断效应形成后对其他中小公司形成“排他效应”,不少中小公司难以介入垄断巨头所霸占的行业,形成富者恒富的马太效应,这种现象在中美两个网络经济发达的国家尤为明显。

中国政府于去年11月加大审查,并于12月对阿里巴巴进行反垄断调查,阿里巴巴于4月10日被处以182.3亿元人民币的最高纪录罚款。我国政府开始加强了对互联网金融领域的监管,尤其加强对客户数据的收集和使用进行监督。

2020年下半年,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对亚马逊、苹果、脸书、谷歌4家科技巨头召开有关反垄断的听证会。今年4月,美国会众议院正式批准反垄断相关报告,市场预期将对大型科技公司展开打击。

4月30日,欧盟首次对苹果公司提出反垄断诉讼、开出天价罚单,可能导致苹果公司被处以高达其全球营收10%的罚款。公开资料显示,苹果2020财年营收为2745.15亿美元,因此这一罚款金额可能高达274.5亿美元。5月13日,意大利反垄断机构对谷歌开出了1.02亿欧元的罚单。

目前,全球通行按照科技公司的营收比例开出罚单,这样的处罚力度对科技公司的盈利影响较大,成为了目前大型科技公司所面临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甚至不少市场人士担心,监管机构可能会拆分一些大型垄断科技公司。

多空对决剧烈

在目前阶段,无论是看多或者看空科技股都有人支持,看多者认为,一些市场的科技股估值已经回到合理区间,中长期投资价值显现。

天风证券就在最近一份研究报告中认为,科技股前期的高估值已经得到消化,恒生科技指数市盈率已经从年初的70倍回落至现在的50倍,或将迎来配置良机。港股科技股的不少标的为内地独角兽企业,业绩稳定或呈持续增长,基本面的成长能力为股票市场高回报提供根本驱动力。

一度被封为女巴菲特的凯西·伍德一直致力于投资科技行业,其创新旗舰基金今年已经回撤30%,她仍然力挺科技股。伍德的理由是,通胀和商品上涨只是暂时现象,科技股作为成长股,从中期看表现会仍然非常优异。

伍德预测,一旦全球经济全面开放,大宗商品价格将出现非常严重的回调。她表示,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可能会维持在1.5%~3%的区间内,而油价不太可能突破每桶70美元。由于技术创新,未来几年全球市场的主题可能是通货紧缩,而不是通货膨胀。

伍德表示,尽管部分投资者开始转向价值股,但优质成长股仍具有吸引力,仍然看好特斯拉等成长股。尽管近期股价下跌,但在未来5年内将继续表现优异。

从最新机构调仓来看,对冲基金也是各有偏好,长期看好者加仓买入青睐个股,看空者持续卖出清仓。不过有一个现象比较明显:一些持有较长时间的对冲基金开始清仓科技股。

以阿里巴巴为例,美国两家知名的对冲基金操作方向迥然不同。今年一季度,Sachem Head新买入了阿里巴巴的股票,据统计,该基金共买入60.5万股,阿里巴巴也成为其最大的重仓股之一。而在激进风格的投资人洛布执掌的Third Point却清仓阿里巴巴,卖出140万股。据悉,Third Point自2020年第二季以来一直持有阿里巴巴股票。

桥水基金在最新公布的一季报中,大范围减持了此前颇为钟情的阿里巴巴、拼多多、蔚来、京东、百度等多只科技股,但同时也开仓了去年清仓的特斯拉。

从散户投资者来看,似乎还没有大范围抛售科技股的冲动。4月份,从伍德管理的旗舰科技ETF的撤资规模仅有7600万美元,5月份迄今撤资约3亿美元,相比之下,该产品今年前三个月新增资金为71亿美元。

发表评论